TRIZ中的光学矛盾综述

MATRIZ2019-05-10 14:04:02

TRIZ中的光学矛盾综述

作者简介:Pavel Fimin博士,光学方面的研究方向为薄膜光学、光学镀膜技术、光学谐振器、固体激光器;TRIZ方面的研究方向为矛盾理论和功能导向搜索。联系方式: pavel.fimin@algo-spb.com。原文发表在Proceedings of the MATRIZ TRIZfest 2017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上,经作者同意翻译为中文后发表在《TRIZ评论》上,陕西师范大学王菲翻译。

摘要:本文建议定义“光学矛盾”,作为物理矛盾的一种,光学矛盾中具有相互矛盾的光学特性。这种矛盾与各种各样的光学现象有关,如光线在空间和时间的传播以及光线与物质的相互作用。在光学工程和技术以及用于解决光学矛盾中,考虑到光的波动特性,该模型迅速得到了应用和发展。本文回顾了几何光学、波动光学、激光和其他光学领域的光学矛盾的例子,并补充阐述了一些针对光学矛盾的特殊解决方法。这些方法有:(1)按辐射频谱分离、(2)按偏振分离、(3)按光波相位分离。在光学研究中,这些方法比TRIZ理论推荐的解决物理矛盾的一般方法更有效率。

关键词:TRIZ,矛盾理论,物理矛盾,分离原理,光学性质与现象。

引言

        物理矛盾的概念是现代TRIZ理论中的一个关键概念,它描述了相同的参数需要表现出相反物理特性的情况,例如,材料应薄而厚,重而轻,热而冷等。在数学方面,物理矛盾代表了一个技术问题的公式[1]。在材料的物理性质研究领域,与空间和时间中光传播有关的光学性质以及光与物质的相互作用是非常关键的。

        Denisov等人[2]收集的约250个物理效应中超过四分之一属于光学现象。正如Jensen[3]所指出的那样,人类从外部世界获得的信息的80%到90%是视觉感知。在光学中,“光”术语通常不仅指可见光,还包含红外和紫外线辐射以及X射线。总体而言,它涵盖从0.01nm的波长范围到1毫米的波。

        由于各种各样的光学现象的发现和光学工程和技术的迅速发展,来自技术系统中的相同组件的两个相反光学特性反映出的“光学矛盾”,将作为一类特殊的物理矛盾类型而深入探究,这个研究具有很大的意义。并且,文中提出的分离方法是可被应用于解决光学矛盾并成为一种独特方法的。

        本文是一篇关于TRIZ中的光学矛盾的综述。本文第二节主要回顾了所调查的案例——来自几何光学、波动光学、激光和其他光学领域中的光学矛盾。第三节提出针对解决光学矛盾的几种具体方法。这些方法主要是关于光的波动性的。在光学中,它们可以比Litvin [1]和Altshuller[4]提出的解决物理矛盾的一般方法更有效率。

应用解决物理矛盾的一般方法解决光学矛盾

        本节主要介绍了光学不同领域中的光学矛盾的案例,并说明这些矛盾如何用一般的解决物理问题如按时间、空间分离、系统级别转换的方法来解决。

1.案例1:梯度激光反射镜

        激光作为相干光辐射源的发明,本身就是打破量子与经典物理学矛盾的结果。在量子物理学中已阐明,产生激光的一个必要的条件是具有可实现粒子数反转和产生光的受激辐射放大作用的增益介质。在经典物理学中,增益介质在热力学平衡状态下不能存在,因为根据波尔兹曼热分布,高能级粒子数总是低于低能级粒子数。

        然而,一个增益介质是不足以产生激光的。激光器产生激光的所有特性均由谐振腔形成,使光波在增益介质[6]内部往返传播。

        光学谐振腔是用于产生高功率衍射极限下激光束的传统方法,是不稳定的谐振腔。这种谐振腔加上高增益和大横截面的工作介质,会使激光器更有效(例如准分子激光器和CO2激光器)。

        但是为了保证激光器单模输出,输出镜的边缘衍射必须消除。这是因为光束从输出镜的边缘衍射出来会导致能量在较宽的角度范围内散射,并且有少量的辐射作为会聚波被散射回到腔内,如图1所示。由于该光波长时间在谐振腔内部振荡,会直接影响激光输出模式,并恶化输出光束的质量。

图1 输出镜边缘出现的发散波的散射,一些辐射作为会聚波被散射回腔内

        综上描述,存在一个光学矛盾:为了保证激光的输出,输出镜的反射率应该高,但是为了使镜子边缘处的衍射影响最小化,反射率又应该低。

        这个矛盾可以通过利用局部性质原则的空间分离来解决的。只有在狭窄的会发生不利的衍射效应的操作区域,又称周边区域内,镜面反射率应该低。而在靠近谐振腔纵轴的区域,镜面反射率可以保持很高。

        上述矛盾的解决方案是利用一面镜子,其反射率从中央的最大值平滑下降至外围区域并减少为零。作为例子,图2显示了具有理想“平滑”边缘、高斯分布反射率的镜面。

图2 反射率呈高斯分布的镜面

        然而还存在一个次级问题:如何制作这样一个“渐变”的镜子?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在玻璃衬底上使用可变厚度的多层介电涂层的方法解决。以这种方式制造的元件的反射率取决于多层薄膜系统[8]中的多径干涉效应。目前,渐变镜已商业化应用,并且可以在越来越多的激光器中找到[9]。

2.案例2:由显色材料制成的汽车后视镜

        汽车后视镜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给司机后方马路情况。每个驾驶员都了解,它有助于清楚地看到行人、自行车等。然而这面镜子也有一个有害功能,即反射强光。来自后方汽车的强光、灿烂的阳光,甚至夕阳都有可能致司机失明,而酿成车祸。

        因此,这里也存在一个光学矛盾:汽车镜子的反射率应该高,以清楚显示交通情况,但又要低,以防止强光眩目。这个矛盾可以通过按时间分离将矛盾按需求分开的方法来解决,因为只有当镜面反射的光线会眩光时才应保持低反射率。

         Byker[10]提出的已知的解决方案之一,是通过使用显色材料暂时改变反射镜的光学特性。目前主要有两种可逆变显色材料:过渡金属氧化物和有机化合物。Lampert[11]调查的可商购的显色变换镜是基于HxWO3/Ta2O5/NiOy的固体无机物的堆叠。

        在焊接头盔的自动调光眼镜中已提出了类似的保护眼问题的解决方案。Masses[12]获得专利保护的安全焊工玻璃,包括一个干涉滤光片,可见光的透过和由光传感器控制的偏振滤光器-液晶层组合,在产生焊接电弧时会使玻璃迅速变暗。另一个利用时间分离解决光学矛盾的应用是所谓的“智能窗户”,由显色材料制成的薄膜涂层,在光线和热量通过建筑物的同时保持向外的可见性[13]。

3.案例3:Maksutov的透镜系统

        观测天文学始于1610年,Galileo Galilei用镜头望远镜开始观测夜空。1668年,Isaac Newton提出,天体所发出的光在镜面望远镜的凹面主镜上被接收,该天体的实像是在焦平面上形成。副镜将光线引导到管内的目镜一侧。另一种望远镜是由Laurent  Cassegrain所提出的,如图3所示,副镜将光线反射回主镜,光线穿过主镜的中心孔,并在镜面后方聚焦[14,15]。

        镜子利用反射而非折射形成图像,因此,它们本质上不会产生具破坏性的像差。但是,光学元件会因为制造上的缺陷造成单色像差。很长一段时间中,使用非球面镜是唯一的解决办法,然而这对制造要求是非常高、并昂贵的。由此可见,这个案例中的光学矛盾:为了便于生产且价格便宜,因此望远镜主镜应是球面的,但为了消除球面像差,望远镜主镜又应设计为非球面。

图3 Cassegrain望远镜

        进一步分析,我们会发现反射体的几何性质存在另一个光学矛盾:望远镜的主镜应该是抛物面的,以消除球面像差,但它又应该是球面的,以消除抛物像差。

        这些矛盾不能通过按空间或时间上的分离来解决。然而,我们可以采用转化系统级别,从单系统到由可逆元件制成的双系统。这是Dmitry Maksutov在1941年所采用的方法。那时非球面施密特校正板已经非常普遍地被使用了[14]。Dmitry Maksutov试图寻找一个球面光学元件,使其像差与主镜形成的像差等大反向,进而实现相互抵消。他建议使用具有球形表面的弯月面[17,18]。图4显示了Maksutov对卡塞格林望远镜的修改。球形弯月面校正器的内表面有一个小的镀铝点,类同副镜的作用,通过球形主镜中心孔重新聚焦光线。

图4 M-C(Maksutov–Cassegrain)望远镜

        但是,这个解决方案并不涉及解决光学矛盾的具体方法。

解决光学矛盾的具体方法

        在本节中,为了解决光学矛盾,要进一步考虑光的波动性。我们将使用表征光波的参数:波长、振幅、偏振态和相位。在光学方面,我们相信这种方法比TRIZ理论建议的解决物理矛盾的一般方法效率更高。

1.频谱分离

        让我们回到汽车后视镜所引入的光学矛盾:汽车后视镜的反射率应高,以便清楚地显示交通情况,但是为防止驾驶员眩目,它的反射率应低。第2节中讨论的可逆变显色材料利用时间分离解决了该矛盾,但是这个解决方案有一定的缺点,它要求切换时间要低,但反射距离却很长。有没有解决方案可实现“零”切换时间呢?为了找出解决方案,我们必须先考虑汽车前照灯的光谱特性与镜面的光谱反射率之间的关系。

        例如,汽车前照卤钨灯的最大辐射强度位于光谱的红色或黄色波段(分别为620-700nm和570-590nm的波长范围)。因此,通过仅反射蓝色和绿色波段的光谱分量(在450-590nm的波长范围),同时抑制红光和黄光,如图5所示,便有可能达到有效的眼睛保护,防止强光眩光的同时提供充足的交通信息。这个解决方案是Pein提出的[20]。Makhin等人[21]建议,为了防止被氙气灯产生的405nm、435nm和475nm波长的蓝光眩目,镜面反射率应该在蓝色光谱区最小。

        在这两种情况下,镜面反射率光谱的变化均由玻璃基板上的多层干涉涂层提供。涂层由折射率高低可选的材料制成。这些例子阐释了解决光学矛盾的有效方法:按频谱分离。

图5 防眩光汽车后视镜的反射率光谱。(1平面镜,2球面镜)[20]

        下面介绍使用频谱分离方法的另一个例子:旨在提高传统的白炽灯泡的能源效率。其光学矛盾:灯泡灯丝的颜色温度应该很高,以便增加其发射能源的可见光,又应该低以减少所需加热灯丝的电能。Bergman和Parham[22]提出的解决方案,涉及在灯泡外表面上的多层光学涂层沉积。这些涂层并不影响灯丝发射的可见光,但会将红外辐射反射回灯丝,从而实现能源回收。

        这里描述的多层干涉涂层又被称为“二向色滤光片”,因为它们只允许某些波长的光通过,而使其他波长的光被反射。而除二向色滤光片外,还有其他可用于该频谱分离解决方案的元件,例如:

        •吸收和带通滤波器[23,24],

        •棱镜[25],

        •衍射光栅[26],

        •法布里-珀罗干涉仪[27],

        •其他光学元件[28,29]。

2.偏振分离

        传统意义上,制造集成微电路的工艺包括在半导体衬底上用紫外辐射曝光光敏材料(又称为光刻胶)。光线穿过具有狭缝的光刻膜并穿过透镜抵达光刻胶。在感光层表面上,透镜会形成与膜表面模式[30]相应的图像。

        为了使集成电路集成度更高,必须尽可能接近彼此地放置各个电路元件。要做到这一点,膜上狭缝的宽度应尽可能小,然而,狭窄的狭缝会使得光线较少通过膜抵达光刻胶。而且,狭窄的狭缝会增加在膜上的散射和吸收等不利影响。这会导致光刻胶层上产生低对比度的图像。与这种情况有关的光学矛盾可以表述为:膜上的狭缝应尽量狭窄以便紧凑电路中各个元件,但是又应该是较宽的,以便在光刻胶层上形成高对比度的图像。

        在几何光学中,这个矛盾是无法解决的。然而,在波动光学领域,如果我们考虑光的偏振[31-33],我们便能很容易地找到解决方案。

        没有优选偏振角的非偏振光可以被认为是两种偏振状态的叠加:s偏振光和p偏振光,它们分别具有相对于光入射平面的垂直和平行方向的电场振动。(细节如图6所示)

        只有光的p偏振分量会降低光刻胶层上的图像质量。在膜前放置一个偏振器,只有s偏振光会穿透,而偏振的p分量将被阻挡。这样的布置会使膜上的光能量散射和吸收最小化,并且产生出最高对比度的光刻图像。

图6 两种偏振状态反映光的两种电场振动方向

以角度θ入射到晶片表面上。(a)s偏振光的振动方向垂直于图片平面

(b)p偏振光的振动方向平行于图片平面[33]

        通过偏振分离满足矛盾要求的另一个例子涉及具有内置光源的个人卫生镜。它存在的问题是皮肤表面反射产生的眩光会妨碍使用者看到他或她的皮肤的细节状态。因此,同样可写出与抑制眩光有关的光学矛盾:镜面反射率该很高,以便让用户看到他或她的皮肤的细节状态,但又应该低,以防止皮肤表面反射产生眩光。

        为解决方案,有必要注意以下几点:

        1.在空气-皮肤界面上的光反射。从4%到7%的入射光会在空气和皮肤的界面处反射。这种镜面反射波主要传递关于皮肤表面轮廓的信息。对于这种光波而言,偏振不发生改变。

        2.在深层皮肤中的光吸收和散射。大部分的光通量会被皮肤吸收或散射回来而形成漫反射波,因此能看到颜色变化,色素沉着、毛囊和血管等在深层皮肤中的详细信息。如Anderson[34]所述,当偏振光渗透入皮肤组织时,由于散射会抵消偏振态。

        Mullani发表的专利[35]中的解决方案,是在镜子前面安装一块偏振片,以阻挡镜面反射辐射。同时,漫反射光线会穿过偏振滤光片,进而产生皮肤表面的增强视图。值得指出的是,在非光学应用中,偏振分离方法也被使用过。例如在地球物理学中,Byerlee和Liu等人[36]为地震预测提出了将井间地震数据转换为波场当中的S波和P波的分离。

3.相位分离

        从古时,人类就希望看到远远小于人们能用肉眼感知的事物。在传统的放大微小物体的光学显微镜中,当光被样品吸收时会形成具有对比度的图像。然而,许多淡淡的、透明的或无色的物体(例如,单细胞生物体和水生环境样品等)并不吸收光线,不能用传统的明视场显微镜看到。因此,我们可以建立以下光学矛盾:光线应该透射样品以使其细节可见,但要提供高对比度的图像,光线不应透过样本。

        另一种方法是可在暗视野显微镜中观测,从而获得较高的对比度,通过光散射而不是直接的透射率和吸收率。然而这些显微镜不能完全解决这个矛盾,因为光路上的污垢和灰尘会扭曲或遮蔽样品的图像。此外,低光照水平意味着样本必须是产生强光反应,因此可能对样品本身造成损害。

        为了获取透射光中具有的对比度的图像,Frits Zernike建议记录下通过物体的光波的相位变化[38]。虽然人类肉眼不会感觉到光波相位的变化,但这些变化可被转换成人眼所能分辨的相应的幅度变化。在显微镜中,这样利用光波相位分离的方法称为相位对比法。

        相位对比可以使内部细胞成分(如膜、细胞核、线粒体和染色体等)的可视化成为可能。然而,如果在样品截面吸收不均匀,用相位对比显微镜观察的图像将出现扭曲。近年来,有多种方法作为定量相位对比法被提出,通过将相位图像与吸收图像分离以克服上述限制[39,40]。

        在第2节中,我们讨论了高功率或高能量的单模激光器中不稳定光谐振器的优缺点。由于大的衍射损耗,这种谐振器不适合低增益或小截面的工作介质。相反,在稳定的谐振器中,辐射主要集中在谐振器光轴附近,因此允许使用低增益或小横截面的工作介质。不幸的是,不仅对于基模,稳定谐振器中的衍射损耗很小,而且对于更高的激光模式,还会增加光束偏转。

        为了抑制稳定谐振器中较高的激光模式,Pax和Weston[41]提出将一系列腔内光阑有序排列。在该发明中,基模的振幅是具有平滑的锥形“翅膀”的钟形轮廓,通过光阑边缘部分切割。这个解决方案的缺点是由腔内光阑引入的损失很大。

        因此,对于激光谐振器,我们同样可以建立下述光学矛盾:腔内损耗应该很小,以确保低增益工作介质中的激光产生,但是又应该很大以抑制谐振器中更高的激光模式,并且因此提供低光束跳变性。

        在以前的出版刊物[42]中,展示了如何用相位分离原则来解决这个矛盾已被提出。所提出的途径避免了之前使用的试错法,实现了更加便利快捷的问题解决。如果双反射镜谐振器中两个反射镜的相位响应与光波相位分布重合,如图7所示,则光波将代表谐振器的基模。因此,其衍射损耗将接近于零。而且,作为一种基模,我们可以选择一个具有确定幅度相位分布的波束,使得对于任何其他光束而言衍射损失显著。这个激光谐振器确保了一定的性能:

        (1)产生单模激光辐射;

        (2)在工作介质内累积的能量被有效地转换成基模激光。

图7 设计用于产生单模激光的激光谐振器。1-输出镜,2-后视镜

(虚线表示波束的波阵面,对应于谐振器的基模波束[42])

        这样以来,通过按照相位分离方法,解决了传统谐振腔的主要挑战:使用球面镜有效地抑制了激光的高阶模式,并且基模的衍射损耗水平很低。

结论

        本文通过物理矛盾对光学矛盾进行定义:来自工程系统的相同组件需要两个相反的光学特性。文中介绍了几何光学、波动光学、激光和其他光学领域的光学矛盾。光的波动特性使得我们能够使用三个特殊的解决光学矛盾的方法。这些方法分别是:(1)频谱分离、(2)偏振分离和(3)光波相位分离。它们能够很好地解决光学领域中的发明问题。

致谢:本文要感谢TRIZ大师Oleg Abramov对手稿的讨论和批判性阅读。特别感谢Deborah Abramova对本文精心的英文编辑。

参考文献:

1. Litvin S.S. Techniques for Resolving Physical Contradictions. Leningrad, 1987 (in Russian).

2. Denisov S.A., Yefimov V.E., Zubarev V.V., Kustov V.P. Index of Physical Effects and Phenom?ena in Invention. Obninsk, 1977 (in Russian).

3. Jensen E.P. Brain-Based Learning: The New Paradigm of Teaching. Corwin Press, 2008. – Ch. 8.

4. Altshuller G.S. To Find an Idea. Introduction to Theory of Inventive Problem Solving. Alpina Business Books, 2007. – pp. 267-268 (in Russian).

5. Lukishova S.G. “Valentin A. Fabrikant: Negative Absorption, His 1951 Patent Application for Amplification of 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 (Ultraviolet, Visible, Infrared and Radio Spectral Regions) and his Experiments”.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Optical Society – Rapid Publications, 2010, vol. 5, pp. 10045s-1 – 10045s-10.

6. Anan’ev Yu.A. Optical Resonators and the Beam Divergence Problem. Adam Hilger, Bristol, 1992.

7. Standa Optical Components. Standa, Ltd., Vilnius, 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standaphoton?ics.com/standa_optics_2013.pdf. Assessed 7 August 2017.

8. Duplain G., Verly P.G., Dobrowolski J.A., Waldorf A., Bussière S. “Graded-Reflectance Mirrors for Beam Quality Control in Laser Resonators”. Applied Optics, 1993, vol. 32, # 7, pp. 1145-1153.

9. Belashenkov N.R., Karasev V.B., Putilin E.S., Fimin P.N., Khramov V.Yu. “Gradient Laser Mir?rors”. Journal of Optical Technology, 2001, vol. 68, # 5, pp. 320-327.

10. Byker H.J. “Prismatic Variable Reflectance Mirrors”. US Patent 5,481,395, 1996.

11. Lampert C.M. “International Advances in Chromogenic Switching Technology”. Proceedings of SPIE, 1997, vol. 3138, pp. 206-216.

12. Masses K. “Welder’s Helmet”. US Patent 5,191,468, 1993.

13. Granqvist C.G., Wittwer V., “Materials for Solar Energy Conversion: An Overview”. Solar En?ergy Materials and Solar Cells, 1998, vol. 54, pp. 39-48.

14. Born M., Wolf E. Principles of Optics. Pergamon Press, 1970. – Ch. 6.

15. Dhillon V. “Reflectors”, 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vikdhillon.staff.shef.ac.uk/teaching/phy217/telescopes/phy217_tel_reflectors.html. Assessed 7 August 2017.

16. Gerasimov V.M. “Maksutov’s Meniscus Telescope: The Invention Story”. Deposit Manuscript, # 3046, 13.07.2005, Chelyabinsk Regional Universal Scientific Library, 2005 (in Russian)

17. Maksutov D.D. “Optical System”. USSR Inventor’s Certificate # 65007, 1945 (in Russian).

18. Salamatov Yu. “TRIZ: The Right Solution at the Right Time: A Guide to Innovative Problem Solving”, Krasnoyarsk, 2005. – Ch. 9.

19. Dhillon V. “Catadioptric Telescopes”, 2013. Available at: http://www.vikdhillon.staff.shef.ac.uk/teaching/phy217/telescopes/phy217_tel_catadioptric.html. Assessed 7 August 2017.

20. Pein A. “Rearview Mirror”. US Patent 5,267,081, 1993.

21. Makhin A.V., Ganus A.I., Konyushenko S.Yu. “Rear-View Mirror for Vehicles”. Russian Patent 2,063,890, 1996 (in Russian).

22. Bergman R.S., Parham T.G. “Applications of Thin Film Reflecting Coating Technology to Tungsten Filament Lamps”. IEE Proceedings A (Science, Measurement and Technology), 1993, vol. 140, # 6, pp. 418-428.

23. Smith W.J. Modern Optical Engineering. McGraw-Hill, 2000. – Ch. 7.

24. Macleod H.A. Thin-Film Optical Filters. CRC Press, Taylor & Francis Group, 2010. – Ch. 8.

25. Ledebuhr A.G. “Full Color Projector System with a Tricolor-Separating Prism”. US Patent 4,687,301, 1987.

26. Bloom D.M. “Embossed Diffraction Grating Alone and in Combination with Changeable Image Display”. US Patent 6,101,036, 2000.

27. Vaughan M. The Fabry-Perot Interferometer: History, Theory, Practice and Applications. CRC press, 1989.

28. Maragliano C., Milakovich T., Bronzoni M., et al. “Demonstration of a Novel Dispersive Spectral Splitting Optical Element for Cost-effective Photovoltaic Conversion”. arXiv Preprint arXiv:1508.00210, 2015. Available at: https://arxiv.org/abs/1508.00210. Assessed 7 August 2017.

29. Hagen N., Kudenov M.W. “Review of Snapshot Spectral Imaging Technologies”. Optical Engineering, 2013, vol. 52, # 9, pp. 090901-1 – 090901-23.

30. Mack C.A. 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Optical Lithography: the Science of Microfabrication. John Wiley & Sons, 2008.

31. Palmer S.R., Chen G. “System and Method for Semiconductor Processing using Polarized Radiant Energy”. US Patent 5,442,184, 1995.

32. Baba-Ali N., Kreuzer J., Sewell H. “Lithographic Printing with Polarized Light”. US Patent 7,090,964, 2006.

33. Milster T.D., Flagello D.G. “Polarization Lithography”. AccessScience, McGraw-Hill Education, 2010. Available at: https://doi.org/10.1036/1097-8542.YB100251. Assessed 7 August 2017.

34. Anderson R.R. “Polarized Light Examination and Photography of the Skin”. Archives of Dermatology, 1991, vol. 127, # 7, pp. 1000-1005.

35. Mullani N.A. “Illuminated Mirror Employing Cross and Parallel Polarization”. US Patent 7,004,599, 2006.

36. Byerlee J. “A Review of Rock Mechanics Stud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Pertinent to Earthquake Prediction”. In Rock Friction and Earthquake Prediction. Birkhäuser Basel, 1978, pp. 586-602.

37. Liu J., Zeng X., Xia J., Charles S. “The Separation of P-wave and S-wave from Crosswell Seismic Data and Application”. In SEG Technical Program Expanded Abstracts, 2009, pp. 1320-1324.

38. Wayne R.O. Light and Video Microscopy. Academic Press, 2013. – Ch. 6.

39. Noda T., Kawada S. “Separation of Phase and Absorption Images in Phase-contrast Microscopy”. Journal of Optical Society of America A, 1992, vol. 9, # 6, pp. 924-931.

40. Curl C.L., Bellair C.J., Harris P.J. “Quantitative Phase Microscopy – A New Tool for Investigating the Structure and Function of Unstained Live Cells”. Proceedings of the Australian Physiological and Pharmacological Society, 2004, vol. 34, pp. 121-127.

41. Pax P., Weston J. “Novel Large Mode Volume Resonator”. IEEE Journal of Quantum Electronics, 1991, vol. 27, # 5, pp. 1242-1246.

42. Bezzubik V.V., Belashenkov N.R., Fimin P.N., et al. “Formation of Transverse Modes in Resonators with a Phase-Conjugate Mirror”. Izvestiya Vuzov. Priborostroyeniye, 1996, vol. 39, # 2, pp. 76-81 (in Russian).


原文载于MATRIZ(国际TRIZ协会)旗下杂志《TRIZ评论》2018年第一期(总第十三期),如需转载与本刊编辑部 trizreview@matrizchina.cn和matriz@matrizchina.cn联系并请注明出处。

       MATRIZ为俄文中国际TRIZ协会的简写。国际TRIZ协会(MATRIZ)成立于1997年,由TRIZ理论的创始人阿奇舒勒建立,起源于1989在俄罗斯成立的TRIZ协会,阿奇舒勒为MATRIZ的第一任主席,他建立了协会的结构和基本目标以及TRIZ专家的认证过程。 MATRIZ正式于1999年注册。
       现任主席为Yury Fedosov博士,MATRIZ负责协调世界范围内的TRIZ活动,发展TRIZ理论,并且组织每年一度的国际TRIZ年会(TRIZfest),选举国际TRIZ协会主席及委员会,通过投票的方式评选TRIZ五级大师等。

       MATRIZ由世界上众多TRIZ协会组成。世界上应用TRIZ理论最为成功的公司如三星、飞利浦、西门子、GE等均为其会员。
       MATRIZ认证是目前世界上最权威的TRIZ能力认证,由MATRIZ在阿奇勒的主持下于1998年推出,阿奇舒勒制定了整个认证方案,并亲自认证了第一批五级TRIZ大师。
       MATRIZ的认证级别由易到难共分五级。

微信号:MATRIZ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三星三星手机价格联盟@2017